不凡转向了那座柴山的方向虽然面的视线却好像

她往后面退了两步,刚想进一步的攻击,脚下忽然被人抱住了!
 
    夜莺短时间内没法挣脱,正面又有敌人攻击,这种情况下,她已经无法再继续前行了!
 
    落在夜莺身上的拳头越来越多,虽然她也打废了好几人,但是自己的状况同样不太乐观!
 
    尤其是地下的那个家伙,一直死死的抱住夜莺的双腿,后者面对围攻,愣是没找到机会来对付他!
 
    “不能再拖下去了!”夜莺知道,如果这种情况再持续下去的话,那么根本不可能活着离开翠松山了!
 
    她此番强行突围,已经伤了好些个同门弟子了,如果被擒获的话,那么铁定落到戒律堂的手里面!
 
    落在戒律堂的手里,也就相当于落在张不空的手里了!
 
    到那个时候,自己无论怎样解释,师父张不凡都不可能相信,肯定会让戒律堂全权处置!与其被张不空折磨下去,还不如自行了断呢!
 
    夜莺又打飞了两人之后,枪声忽然响了起来!
 
    是的,就是枪声,震耳欲聋!弄的夜莺浑身一个激灵!
 
    砰!
 
    一枪下去,那个死死抱住夜莺双腿的家伙当场就被打爆了脑袋!
 
    夜莺转脸望去,开枪的正是那名陪她一起突围的中年男子!
 
    说实话,夜莺之前一直没有怎么下杀手,使出的招数也都不算致命,可这中年男人的一枪爆头,无疑已经把事情的性质给变得更加严重了!
 
    “管不了那么多了!”夜莺并没有怪罪于他,而是咬了咬牙,继续攻击着!
 
    双脚不再受到束缚,她的攻击力也变得强悍了起来!
 
    拦在面前的那些弟子们都不再是问题!
 
    身形如电,长腿如鞭,谁敢挡路,全部都要被抽飞!
 
    “还是热武器更有效!”
 
    那中年男人开了一枪之后,发出了一声低吼,手中的枪口开始不断的喷吐出火舌来!
 
    每一发子弹,都是夺命的!只要扳机扣下去,立刻就有一名翠松山弟子倒地不起!
 
    既然夜莺已经往前方冲击了,那么他就开始主要负责后方及两侧,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,他就已经撂倒了十几个人!
 
    夜莺还在埋头往前冲着。
 
    她知道,枪声一响,将再也没有回头路了!而她也会落得一个“勾结外人、残害同门”的下场!
 
    有这样的恶名扣在脑袋上,恐怕夜莺将会为整个华夏江湖所不容的!
 
    华夏的江湖世界是从古至今都一直存在着的,讲究行侠仗义,讲究忠孝节义!而夜莺的这种“欺师灭祖”的行为,会让所有人都为之而不齿的!甚至会人人得而诛之!
 
    如果翠松山真的因此而发出了追杀令的话,那么江湖上的人都会卖张不凡一个面子,甚至会有大批的人为了讨好老张道士而主动对夜莺进行围追堵截!
 
    这种门派之内的追杀令,其效果并不比通缉令要若多少!
 
    到那个时候,夜莺就不得不远走高飞、隐姓埋名了!
 
    夜莺从小就在翠松山上长大,对江湖中的事情见的多了,她当然想到了这一点,可是现在,为了自由,一切都是浮云了!
 
    只有先保住生命,才能想着慢慢洗脱所谓的罪名!
 
    在这样的夜晚,枪声能够传出去老远,至少翠松山的主殿是在声音的扩散范围之内的。
 
    既然如此,张不凡铁定也能听的到了!
 
    这位翠松山的大人物本来正盘腿坐在蒲团上面,闭着眼睛,也不知道有没有睡着,可是,当枪声骤然响起之后,他的双眼便立刻睁开了,从眼睛里面射出了如同电芒一般的目光!
 
   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看到张不凡的眼光,一定会觉得双目刺痛,那精芒让人完全无法直视!
 
    在这样的年纪上,绝大多数同龄人的眼睛都开始浑浊了,老花眼比比皆是,可张不凡却能够反其道而行之!
 
    枪声还在不断的响起,然而张不凡的精芒却缓缓的减弱。
 
    他从蒲团之上站了起来,然后闭了一下眼睛。
 
    当张不凡再度睁眼的时候,他目光之中的精芒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了!彻底消散!
 
    “来人。”张不凡淡淡的说了一声。
 
    这声音初听起来音量不大,但是却余音绕梁,久久不散!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今天要赶路回去,所以第二章晚点时候再发,得到了家才能写完……
 
 第2020章 孽徒!
 
    “恭喜师父更加精进了!”
 
    一个男人从外面快步走进来,一看到张不凡那平静的眸子,再听到后者那绕梁不散的声音,立刻单膝跪地,双手抱拳,毕恭毕敬!
 
    无论是目光,还是声音,都是张不凡实力精进的体现!
 
    在这种年纪,在这种高度,还能取得如此的进步,这简直太难得了!
 
    然而,这绝对不是苏锐希望听到的消息!
 
    “外面发生了什么?”张不凡淡淡的问道。
 
    即便枪声仍旧在不断的响起,但是张不凡好像对此完全无感,似乎是完全的置身事外。
 
    “师父,貌似是柴山那边出了点状况,我现在还不清楚具体的细节,已经派人去查看了。”那名徒弟回答道:“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。”
 
    “柴山……”张不凡转向了那座柴山的方向,虽然面前有堵墙,但是他的视线却好像能够穿透墙壁,看到现在发生的情景。
 
    至少,这名徒弟就是这样认为的。
 
    看到师父沉吟不语,那名徒弟说道:“师父,会不会是白莺她……”
 
    “这个孽徒,又来添乱了么?”
 
    孽徒!这就是张不凡现在对夜莺的称呼!
 
    张不凡淡淡的自言自语,他并没有立刻下决定。
 
    那名徒弟的心已经跟着提了起来,说实话,他是夜莺的师兄,从小到大都是和夜莺一起长大的,自然是想要维护这个师妹,但是在师父的重压之下,他根本不可能说出为妹妹求情的话来。
 
    而且,现在枪声已经响起来了,夜莺已经彻底的没有了回头路……若是枪声造成了翠松山弟子的死伤,那么摆在夜莺前面的,就将是一条绝路了!
 
    这一切的一切,都说明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——说明夜莺真的有“勾结”外人!
 
    是的,就是勾结!